云南快乐十分
您所在的位置:云南快乐十分>福彩新闻>足协竞赛部部长:以前只要求俱乐部有梯队,未来要对梯队水平逐步

足协竞赛部部长:以前只要求俱乐部有梯队,未来要对梯队水平逐步


【发布日期】:2019-11-04 14:57:32【来源】:admin  【作者】:admin

记者王伟报道 10月8日,2019青超联赛全国总决赛u13组别冠亚军决赛在广东清远恒大足球学校进行,经过70分钟激烈争夺,以山东鲁能为班底的山东足协队凭借10号张羽桐和5号马银灏在上下半场的进球,以2比0战胜成都棠外队,夺得本赛季青超联赛u13组总冠军,成都棠外队获得亚军。

现场观看决赛并为小队员们颁奖的中国足协副秘书长、竞赛部部长戚军赛后接受了本报专访,戚军表示,经过几年的努力,青超联赛为参加青训的足球少年搭建了最顶层的竞技平台,在不断完善中国足球青少年竞赛体系的过程中,也会遇到一些不同的问题。

“我们接下来将逐一破解青超联赛发展中遇到的实际问题,建设适合我们中国青少年足球发展的赛事平台体系,让青超联赛成为中国足球未来之星的摇篮!”戚军说。

◆《足球》:2019赛季青超联赛总决赛进入尾声,各个组别的成绩也基本出炉,从今年的青超联赛来看呈现哪些特点?

戚军:这几年,中国足协一直在努力建设中国足球青少年的足球竞赛平台。首届青超联赛是让足球青少年初步体验这个赛事,尝试了周末赛、主客场、区域赛等新的模式;去年在参赛队伍方面有显著的增加;今年我们在俱乐部梯队的建设方面有了严格的准入,要求中超、中甲、中乙的俱乐部拥有自己的梯队,根据不同级别联赛的要求参加u19、u17、u15、u14、u13的青超联赛。为了配合今年青超联赛的严格准入标准,队伍与比赛场次均有了明显增加。

今年参赛的有400多支青超队伍,在u17以下年龄段的比赛中,我们依然采取的是全国六大区的赛制,首先在大区内进行主客场的循环赛,总共16支队伍参加全国总决赛。今年大区赛的特点和去年也不太一样,在大区内进行了分级,基本上都有a级和b级,像华东赛区的队伍比较多,还分成了a、b、c级,这方面主要考虑到在大区内比赛的水平问题,一般一个级别设立六到八支队伍。

这几年随着中国足球改革的推进,从地方政府、地方足协、职业俱乐部、社会足球俱乐部在足球青训投入的力量很大,包括校园足球从普及方面这些年在基础提高方面给我们很大的帮助。所以说,2005年龄段以后出生的队伍数量大幅度的提高,这是对中国足球未来发展是非常好的激励,比如今年青超联赛u13组别的队员就是2006年出生的队员,形成了很大的规模。

另外u19的队员基本上都进入了职业俱乐部的梯队,我们把这个年龄段的比赛分为中超、中甲、中乙三个组别,中超的u19a组完全是主客场的比赛,u19b组是南北分区的主客场比赛,u19c组是赛会制的比赛,目前u19青超也进入尾声,u17、u15、u14、u13的总决赛都安排在今年十一期间,这个比赛时间在去年年底已经排定,主要是根据赛制调整训练时间,另外在国庆假期尽量减少低年龄段小队员耽误学习。

从整个这一年的比赛情况来看,目前进入u13到u17四个年龄段的队伍来看,代表了目前中国足球青少年的足球水平,没有太多的黑马。

◆各地的青超队伍,他们都有什么样的特点?

今年进入青超联赛总决赛前四名的队伍客观反映了各个地方足球青训培养的情况。我们也可以看到,长期在做青少年足球投入的地方足球协会和俱乐部收获还是比较丰厚的。像这次夺得u13冠军的山东足协队,他们是和山东鲁能俱乐部的合作的队伍,山东鲁能足球俱乐部在青超联赛中的成绩是非常不错的。

包括这次获得u13青超总决赛亚军的成都棠外中学也是多年与成都足协合作的队伍,这是一支典型的地方体教结合比较好的队伍,在成都踢球很好的孩子可以进入当地的名校棠外中学。成都足协一直在探索体教结合的足球培养之路,从现在的发展来看非常好,这也是将来我们在体教融合方面推广的一种模式。

棠外中学培养的足球队员输送给成都足协的队伍,这样的模式对足球少年未来的发展非常有帮助。成为职业足球运动员是一个方向,如果队员没有走职业足球之路,也可以通过在棠外的学习考上非常好的大学。我觉得这是非常好的模式,这也是对我们中国足球未来青少年运动员培养提供了一个非常好的发展思路。

◆通过2019赛季的青超联赛,接下来有哪些新的规划?

我们正在组织力量对明年的青少年足球的整个竞赛体系做深入的调研,通过这两年的青超系列赛事,如何发挥中国足协领头羊的作用,做好中国足球青少年足球发展的平台,明年青超具体的赛制等方面会做一些调整,我相信这样的调整越调整越好,希望将青超目前存在的问题更好地解决,包括将高水平球队比赛的平台数量再增加一些,这方面我们会重点去研究。

另一方面我们在做向下沉的比赛,我们给全国的孩子提供最顶层的赛事平台,同时发挥地方足协多层级比赛的作用,做好积极衔接,能够去找到适合我们中国青少年足球发展的赛事平台体系。

◆《足球》:青超联赛向前发展,同时也会遭遇一些发展中的困难,你认为有哪些难点需要进行破解?

戚军:我们的足球青训有几大难点,首先我们不是没有喜欢踢球的孩子,中国的青少年非常喜欢踢球,通过这么多年的校园足球的推广,我们在12岁以下踢球的孩子特别多,在足球特色校方面我们增长得非常快,另外社会培训俱乐部也特别多,无论从地方体育局、地方足协、社会俱乐部培训机构支持足球青训的力度很大。

但是有一个存在的问题,就是到了初中阶段参加足球训练的孩子数量又具减少,100个队员可能只剩下10个甚至更少,我觉得这方面可能和文化有关,进入到职业足球体系是很好的方向,但是家长们考虑在这个年龄段投入到足球中会在读书方面减少,如果在踢球的过程中最终没有成为职业球员,然后再去考大学和就业,家长不想去冒险。

刚才我讲到了成都棠外中学的模式,棠外中学在对学生的学习上要求非常严格,我们也了解到,为何很多家长愿意把孩子们送到棠外中学,因为家长可以可以看得到,踢足球不仅让孩子们掌握了足球一技之长,而且孩子们在棠外学习也很好,还有成都足协的好教练带领,将来这些孩子可以选择走职业足球之路。

当然一旦中间遇到不可抗的因素没有达到职业队的高度,他们依然保证了学习质量,可以凭借足球特长考上很好的大学,所以在成都棠外踢球的孩子选择余地很大,家长也愿意支持孩子踢球。所以从目前来看,选择专业足球训练的孩子们的未来出路问题,是我们青少年足球培训来说遇到的典型的困难。

当然,围绕这些困难还有一个基层教练的水平问题,很多人跟我探讨过,想要让孩子在五六岁的时候踢球,但在自己的身边很难找到符合自己要求的高水平的青少年足球教练,这个问题让年轻的家长们很苦恼。从实际情况来说,这方面受到了基层足球教练水平的困扰,也间接造成了我们很难发现千里马,很难发现梅西。

◆u13、u14、u15的青超总决赛上,山东鲁能三个年龄段的球队全部进入决赛,而且最后全部获得冠军,鲁能青少年梯队的爆发有哪些特殊的意义?

像鲁能足校和恒大足校以体教结合为模式的培养之路,解决了教练员水平的问题,优秀的足校对喜欢足球的孩子们还是很有吸引力。这两年也看到了鲁能俱乐部的成绩不错,鲁能足校的成绩也很好,包括恒大足球俱乐部和恒大足校也是一样的。在这些地方培训的孩子有很多的教练水平的保障,成才几率非常高。我们现在正在思考如何把体教结合的模式和教练水平提高的模式做好。

◆《足球》:青超联赛涌现了不少新星,包括u15年龄段的山东鲁能何小柯、u13年龄段成都棠外的蒋万鑫、山东鲁能u13队伍的门将高行健等小队员,已经在青超联赛当中成为冉冉升起的小球星,接下来如何更好的让青超联赛平台成为未来之星的摇篮?

戚军:我们的目标就是期待着青超联赛平台成为中国足球未来之星的摇篮。在打造青超联赛之初,我们就希望青超赛事可以成为中国足球青少年成长的很重要的平台,而且关于如何更符合中国足球少年发展的平台,这方面我们一直在探索。对于青超联赛我们每一年都在变化,这几年中国在青少年足球方面发展很快,包括在职业俱乐部的梯队方面,我们以前只要求职业俱乐部有梯队,但梯队的水平我们没有具体要求,随着青超的发展我们逐步要进行要求。

◆有青超的基层球队对青超的赛制有一些自己实践的思考,比如在高水平球队不打分区赛,直接参加总决赛,还有青超强队参加上一年龄段的比赛,以小打大提高水平方面,青超机构对这些教练的思考建议是否有一些改变的措施?

这方面我们在调研的时候关注到了,这也是我们的调研组在明年的青超联赛研究上重点研究的,归根到底是要建议一个符合我们中国足球发展的平台,不能成为大家一拍脑子就决定的事。原来没有青超的时候,我们有赛会制的比赛,那个时候也有很多负面的声音,包括打了几场球之后就没有质量了,包括体能不够,一年出来次数太多,出来一次机会一个月半个月上不了学。

类似也有很多这样的问题,这些问题需要解决,必须要去研究和平衡的问题,但最佳的就是让同等水平的队伍有竞争的平台,创造一个上升的平台,有上有下。

中国足协是在办一个顶级的,大家想办法去争取参加的竞赛平台,我们会有一个体量,全国层级的数量是一个平台,下面的分层级的赛事也要建立,让大家在分级赛中有pk的平台,通过竞争向上走,水平够了自然会上到更高的平台。中国足协做的是中国足球青少年赛事顶级的平台和一个能够贯穿的体系,这是我们要做的。

今年的青超也遇到了很多困难,虽然我们在大区赛当中也做了abc的分级,但有的赛区球队水平差距较大,比如成都棠外在西南地区可能是一枝独秀,山东鲁能在大区赛也是一枝独秀。对于中国足协来讲,我们也看到了这个问题,也一直在探索,未来无论是青超或者青少年足协杯、锦标赛等,我们的目的就是让最优秀的孩子能够在符合我们发展的情况下,建造一个同等竞争的平台,而不是说中国足协去打造一个大锅烩的平台。

今年虽然这么缩减经费,在球队增加了很多,但我们在男女足的青超联赛上还是投入了将近1.5亿,投入非常高。但不一定让所有的队伍都能满意,但是我们不能从一开始就是16强的比赛,还要考虑到16强以外的球队比赛。

当然,我们根据今年青超的情况,正在组织人员进行研究关于明年的青超赛制更深入的改革,通过什么样的方式能够给像今年16强的队伍更多的竞争平台的机会,能够给一些足球欠发达地区的球队上升的平台,我们在和中国足协会员协会积极沟通,建立更多的地方的联赛。

◆《足球》:未来的中国足协青少年赛事会更为多样化吗?

戚军:我们在调研一些俱乐部的时候,各俱乐部也有一些需求,很多俱乐部想办一些地区性的邀请赛,包括出国参加比赛,这些也都是我们鼓励的。所以今年在地方涌现了很多自办的青少年比赛,包括恒大杯、西甲希望杯、mcc地中海中国冠军赛、起源地杯、金山杯等。

我们积极鼓励地区的青少年的邀请赛,来弥补青少年赛事的整体不足,当然最主要的是,我们希望通过这几年逐步趋建立稳定的青少年赛事,而且是稳定的分层级的,这样就能够保证所有参加足球培训的小孩去参与竞争,保证竞赛数量,也要保证竞赛质量。

这几年我们做了很多青少年赛事的研究,虽然欧洲有一些现成的模式,但这不是简单的拿来的问题,因为中国的一个省的面积甚至就相当于欧洲一个国家的面积,虽然中国的高铁很发达,但从全国各地调动足球少年的交通时间和交通成本,包括学业的调剂调配,这也是很大的考量,我们现在一直在研究,配合好目前我们足球青少年发展的趋势,归根到底是通过这个平台涌现更多地优秀球员。

像棠外9号蒋万鑫这样身体比较单薄的队员在以往可能根本进不到教练的眼光里,但是通过青超联赛的平台,让教练不是因为一场比赛而考虑使用队员,而是通过一个阶段进行使用队员,让队员们在某个阶段虽然身体不占优势的时候去展现他们的足球天赋,注重队员的足球天赋、注重用脑子踢球,这样这些队员才能走得更远。

◆鲁能有鲁能的模式,成都棠外有棠外模式,恒大有组队留洋西班牙训练比赛的模式,您怎样看恒大这种在国外留洋五年与国外强队比赛的模式?

青训培养实际上也是一个百花齐放的过程,这个和成年的队员去欧洲五大联赛踢球是一个道理,能够让这批孩子到欧洲参赛,或者在国内举办一些国际足球邀请赛,就是让我们的队员扩展眼界,知道自己的差距在哪里。

对于每个足球少年的成长来讲有不同的方式,不管是职业俱乐部、足校还是社会俱乐部都会找到符合青少年足球发展的道路,因为棠外有棠外的模式,恒大有恒大的模式,鲁能有鲁能的模式,其他的俱乐部有其他的模式,我想这就是百花齐放。无论用什么方式,最终的目的是培养出优秀的足球运动员。

◆还有在学习方面,青超队员在u13、u14、u15的年龄段均面临踢球的同时学习升学的压力,有很多青训球队对青超的赛期安排也提出了一些建议,比如尽量将比赛安排在寒暑假,让队员们平时有更多时间学习,形成学习和踢球两不误的状态,未来青超是否有更具针对性的改变?

包括期末考试、中考时间、高考时间我们这些都要考虑的,足协的比赛其实并不多,平时很多队伍要参加省里的比赛和校园足球的比赛,所以显得球队比赛很多,这方面也是我们在体教融合过程中苦恼的问题。现在上级领导也作了很多这方面的调研,下一步要想办法把这些存在的问题很好地破解。

我和同事们也探讨过这样的话题,日本的足球青训做得好,校园足球联赛搞得好,他们的校园足球其实和日本足协是一家,日本校园足球是由学校负责组织,日本足协负责所有的教练和所有的比赛安排,这样赛事就不会产生冲突。

 
 


 
 
推荐图文
推荐动态

Copyright 2018-2019 zacharybass.com 云南快乐十分 Inc. All Rights Reserved.